Aug 15, 2010

“被”哀悼

昨夜,很巧合的在12点过后打开了电视机,看到了大大的蓝屏上的几行字,我明白,自己又“被”哀悼了。今天是所谓的全国哀悼日,大多数电视台都转播了CCAV,少数几个不屈服的,就成了我看到的蓝屏。

从汶川到玉树,从玉树到舟曲,我很困惑。每一次,我们都“被”告知,这只是大自然的凶残;每一次,我们都会“被”哀悼;但任何一次,我们都绝不会看到有人“被”追究责任,因为中国的贱民是不“被”允许质疑政府的。

相信我,不用多久,用百度Google一下就会发现一行字:“XXX终于取得了抗击舟曲泥石流灾害的伟大胜利!”

Post by SUN @ 7:04 pm | 时政讨论 | Comment (1)
Oct 2, 2009

建国60周年

天朝的阅兵终于结束了。
之前每每看到新闻说战士们训练得日留4斤汗,还违抗自然生理规律狂练张飞瞪眼术;或者是说孩子们如何辛苦训练等等,总觉得不是滋味。阅兵再牛逼又能说明什么呢?咱邻国的照样牛逼

v.youku.com/v_show/id_XODY5OTQzODA=.html

Post by SUN @ 10:11 am | 时政讨论 | Comment (0)
May 18, 2008

《南方都市报》朱学勤-天谴论?

看了南都报5月14日A32版面的个论文章,朱学勤有段话 :

朱学勤:这就是天谴吗?死难者并非作孽者。这不是天谴,为什么又要在佛诞日将大地震裂?
爱中华者,当为中华哀。华南雪灾,山东车祸,四川地震,赤县喧嚣该清醒了。圣火应该停一停,国旗也该降一降,就为黎民百姓降一次吧,他们不是伟人,只是遗骸,遗骸千万,只是无言。

实在是很晕,这家伙难道不知道一年就这365天么?借某人的一句话,现在丫放个屁的当儿都能和某个历史事件吻合呢。

Tags:
Post by SUN @ 8:36 pm | 时政讨论 | Comments (2)
May 15, 2008

别拿蛤蟆神教说事

關於蛤蟆神教的問題。說實話,我覺得大家都有發言的權力。不過看到一些非專業人士在這裡唧唧歪歪地震預報,就覺得很是可笑了,試問一句,各位能找到幾個成功預報的例子?
轉載些蛤蟆神教的例子,各位如果覺得這有實用價值,那我真是無話可說了。
重庆,2006-04,重庆万只蟾蜍“压马路”

tech.tom.com/2006-04-29/04BF/13303089.html

河北唐山,2007-05,成千上万只蟾蜍迁徙 队伍绵延约400米

www.ts800.net/html/tongchengxinxi/20070525/21.html

山东临沂,2007-09,山东上万蟾蜍大搬家 )

www.sd.xinhuanet.com/news/2007-09/20/content_11204223.htm

吉林长春,2005-07,长春万只蟾蜍四处逃窜场面壮观

www.nen.com.cn/72343471356116992/20050707/1716188.shtml

江苏泰州,2008-05,数万只小蟾蜍排队过马路

it.sohu.com/20080512/n256805713.shtml

四川成都,2007-04,百万蟾蜍进村

www.cctv.com/program/zoujinkexue/20070918/106664.shtml

=====================================

另外,回复

www.xanga.com/fongyun/656913640/item.html?nextdate=last1

=======================================
一團漿糊狀,實在沒有什麽好處。
CCP沒說不懲罰那些人;而只是有些人,如我,反感這些自命清高且喜歡將人簡單的分類化的書生。

某些豆腐渣工程,大家也都見到了,只是覺得當前救災為大,追究責任的事情,結束了自該處理。很多人并非不知道這個道理,更明白何為輕重緩急。
所以,看到這般分不清主次的言論(在我看來是),自然會覺得憤慨。

話說回來,我大喊一聲收聲,這也是我的言論自由,你有反對的權力,我有反對你反對的權力,不對么?何況,”書生們“又不會真因為我大喊一句收聲,而就擱筆了。

Tags:
Post by SUN @ 11:52 am | 时政讨论 | Comment (1)
May 1, 2008

港大昨日藏独女事件

港大昨日藏独女事件

昨天发生了一些事情,记录一下。媒体么,大家也知道,为了抢眼球或多或少会选择性报道,所以自己写下来,以正视听。
--------------------------------------------------------------------------------

港大最近出了个比较著名的女生,名字我就不说了,反正就是拿著西藏旗到处抗议,暂且叫她夏威夷女吧。今天晚上我和mm经过黄克竞平臺的时候看到她在国殤之柱面前和她的朋友在那里画西藏旗,準备后天游行。旁边大批的媒体采访。我和mm听一会儿,讨论后决定去把我做好的支持奥运的poster拿过来放在他们边上。我想告诉media:
1. 我支持奥运。
2. 我反对她拿藏独旗。
3. 她有抗议的权利。

回去拿一些支持奥运,和西藏事件真相的资料。其间发生了一件不太好的事情。一个学生经过国殇之柱时看到觉得很愤怒,于是拿著国旗冲到了那堆人中间去抗议,还遮住他们的西藏旗。不是很礼貌,至少在我看来是。理性的对话才是关键。

之后带著两块大poster回到国殤之柱边上。当时看到有很多支持奥运的学生已经站在他们附近了。我把两块poster放在他们后面,拿著国旗,香港区旗,还有奥运的五环旗。

不久,有英文媒体来采访,我把自己的意思大概表达了一下。正被采访到一半,几个本地学生和一位老者拿著“平反六X,释放胡X”的标语站到了我的后面,大声的喊口号。他们非常激动,虽然我觉得这种打断别人采访的方式很不礼貌,但我还是始终笑著面对他们的大声喊叫。这也让我有了机会和他们讨论,知道了他们是夏威夷女facebook上的网友,打算一起去抗议的。

接下来又和夏威夷女讨论了,了解了她的意思:
她主要是为了改善中国的人权而抗议。举西藏旗只是希望西藏人民有自决的权利,有人权。不过她承认她不了解西藏。
我表达的观点:我支持奥运。我觉得抗议火炬没问题,但举西藏旗去是不对的。当她举著西藏旗的时候,在我看来这代表著分裂中国,这是我所反对和不能容忍的,这也是我的权利。不过,我认为她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想法。随后我把一些西藏的资料给了她,希望她看看。

原本站得比较远的举国旗的学生随后也站到了夏威夷女附近,但是没有交流。大概过了30分鐘后,夏威夷女决定和她的同伴们转到学生会的会议室继续讨论。事情结束。

--------------------------------------------------------------------------------
回来后就今天的事情和mm讨论了一番。
1. 我们为什么支持奥运。
这是中国的盛事,作为中国人,我感到高兴,当然,也就想庆祝了,无可厚非。我们不是去保护圣火。虽然HK的警察虽然不够强壮,但是还是能把火炬保护好的;我们就是想跑去看那个可爱的大火把了。
2. 夏威夷女的作为
之所以叫她夏威夷女是因为她的穿著挺夏威夷的,且经常光脚走路。某种程度上说她属於那类喜欢表现自我的的人吧。对她近日的所作所为,我的看法是:不了解,就不该乱发言。打著藏独旗,说著改善中国人权的事情,不被利用就有鬼了。不过我依然支持她有说话表达的权利,只要不付诸实际的分裂行为。因言获罪那是一项更可怕的暴行。
3. 几个支持平反XX,释放胡佳的本地学生
我和他们没有明显的分歧,他们不愿意去帮助夏威夷女画藏独旗,他们要的只是改善人权状况。我不敢说只是因为我担心……,这本身就是一种悲哀,我想要的只是自由说话权利,监督政府的权利。
4. 几个可爱的老外…
现场的老外很直接,他们不了解这旗的真正含义,更不了解中国。他们只是看到中国的人权状况不好,想呼吁改善之。中国的人权改善了,政府更透明了,国力更强盛了,对他们有啥好处么?我们看不到。这是一种很单纯的看法。相反的,有种极端情况就是这些老外将来去中国游玩可能也会受到限制。其实我们本应该比他们更有发言权的,但现在却不能。

刚去世的柏杨曾经说过,我们丑陋,是在於我们不知道自己的丑陋。我想过去也许是这样,现在,我们知道“我们”丑陋,但我们却无力改变这一切。

另1:昨天中午的时候国殤之柱被漆成了橙色,虽然我知道他们为什么把她漆成这个顏色,但是还是觉得很不舒服。本来雕塑那暗红的颜色像血,但现在那象征死难者的雕塑过了19年之后还要被涂上橙漆,算是不敬。mm说从西宝城去港大的天桥上看来像被砍了几刀的胡萝卜,果然。

另2:今天只有苹果日报以“XXXX遭遇愤青围堵”为题部分报道了昨天的事情。内容只涉及那位大陆学生抗议夏威夷女的过程--一个选择性报道的真实案例。

Post by SUN @ 11:01 am | 时政讨论 | Comments (16)
Aug 12, 2007

中国日报的天安门事件

前段时间《成都晚报》“错误”刊登了献给“六十四位矿难母亲”的报道,直接导致了几位相关人员受处罚。不料,这次国务院新闻办直属的英文《中国日报》 (China Daily) 电子版居然更彪悍的直接在新闻中刊登了相关的新闻:
在8日北京奥运倒数一周年之际,他们将天安门广场的庆祝活动和1989年发生在天安门的事件相提并论,还宣称当年死了好多人。

虽然这一“严重的政治错误”已经被纠正,但在纠正之前这篇报道已经被包括官方网《人民网》在内的各大媒体全文转载 — 相信这次《中国日报》会有中低层人士对此事负责,毕竟,当年的事情“中央早有定论”,怎么能任凭一份报纸“胡言乱语”呢?

附1: 报道中提及89的内容:
Security was tight around Tiananmen Square, where troops crushed pro-democracy demonstrations in 1989 with huge loss of life, as crowds gathered for the celebrations.

附2:《人民网》电子版内容的截屏,估计很快他们也会“纠正”的。

人民网新闻1 人民网新闻2 人民网新闻3

Post by SUN @ 11:45 am | 时政讨论 | Comments (3)